Eldorsilk Samuel

这里是桃子,一个八百年不更新的文手。
QQ2499765004欢迎同好勾搭W
人设如头像,经常会加入自己性转设定
AC/第五人格/弹丸论破厨,谁和我卡歪我问候他全家
第五人格杰裘/杰佣/杰园
AC吃EA/HC/油炸法棍/海鲜组嗯
弹丸论破狛苗/日狛/最吉
老婆是月月(。・ω・。)ノ♡我永远喜欢她
今天我也依旧是一个快乐的白嫖女孩呢QWQ
文风……在沙雕日常与温柔含蓄?之间反复横跳
我喜欢把个人代入CP文之中,可能你们接受不了,但是我很喜欢想象自己看着喜欢的CP成长的样子。
不喜欢BE,至少不要是纯BE。
还有,我虽然是个HE党,但是却对于虐中糖有着特殊偏好(●—●)
评论可能不会常点……十分抱歉毕竟学生党。
感谢你们看到现在。嘛,不说啦,桃子又要更文去啦!

糖兔/许愿池

大家好,这里是桃子~就是群里那个桃子~
昨天看了直播……吹爆糖兔啊啊啊!
于是就码了这篇狗血段子~( ̄▽ ̄~)~
两个皮皇受相遇必有一攻……所以兔吇大佬肯定就是受啦hhhh[糖糖家FANS给力啊一堆糖兔]
那个,现代欧利蒂斯学院PA,非典型学院注意!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不喜轻喷。
那个……作者及群里太太吐槽元素严重,不喜欢的可以退出
那么可以的话……开坑!

~~~~~~~~~~~~~~~~~~~~~~~
1
那一年,兔吇刚入欧利蒂斯学府。
周遭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那么的新奇。
当然,也不乏一些激动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大喊。
“兔吇兔吇,你知道吗?就是学院北部的一个许愿池!传说那可是女神所赐福之地!只要投下一枚硬币,愿望就可以成真!啊啊不知道奈鹤君会不会和我一起去那里许愿呢~”金发矮小的少女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兔吇也只是微微一笑。
许愿池……么?
改天去看看吧。
2
这一改天,就是一年。
没办法,在欧利蒂斯的学校生活实在是一件辛苦事。不仅要研修角色基础知识还要偶尔进行实战演练……他能够偶尔直播就已经算是奇迹。
“啊谢特码的法克……早知道不选空军研修了……哎兔吇大佬,听说你这回又是G班第一啊,恭喜恭喜~”少女依旧在他耳边碎碎念着。
“……说白了,桃子是因为老是拖更加玩乐才会落得全班倒数第一吧……”兔吇无奈地叹了口气。
“哎嘿嘿~我已经准备转成第五文学院啦~就算是技术党在你身边也会自愧不如啊~”少女顽皮的吐了吐舌头,“呐呐兔吇大佬~拜拜啦~桃子还要去准备转职考试呢~话说有空可以去许愿池看看呐~那里现在可是少男少女的人~气~约~会~之~地~了哦~”
转眼间,少女跑的没影了,只留下兔吇呆滞原地。
许愿池……么?去看看吧。
他缓缓的迈步走向了学院北端。
3
那真是很美丽的景色。
樱花树悠然自得的撒下粉嫩的花瓣,光滑白晢的石砖砌成的夜莺雕像栩栩如生,路旁的少男少女有说有笑的走着。偶尔还会看见几只不知名的鸟在树枝上啼叫。
而就在一个不算显眼的角落,灰色石砖堆成的小许愿池正勤奋的喷着水。
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也没有任何古怪的造型。它就是一个普通的许愿池而已。
“啊……果然还是和想象的有一点差别么……不过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兔吇喃喃自语道。
“哎呀?我以为……只有某些秀恩爱的小可爱才会到这里来的。没想到也有和我一样的单身狗啊。”一个格格不入的温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兔吇回过头一看,对上那人蓝色的眼眸。
“你好啊~我是远坂家的糖~目前分到了盲女F班。是个新生哦~多多关照。”男生向他投来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嗯……我是兔吇,欧利蒂斯二年生,目前……慈善家G班。也请多多关照啦。”兔吇虽然感到有一些不明觉厉,但出于礼仪,还是向对方投去了温和的微笑。
“啊哈哈~没必要这么拘束啦。我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的,不用拘束啦~”
……话说咱俩认识么你就这么自来熟……
“啊……哈哈……那巧了……我就是这样的呢,哈哈。”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
突然,糖糖塞给了兔吇一枚硬币,并对他笑了笑。
“哎,兔吇。你试试在这个许愿池许个愿吧。据说这片地区是女神赐福之地,许的愿望只要是真心的,都会传到女神大人的耳中哦?试试看吧。”
“呃……真的好么?毕竟我还是个无神论……”
“哎呀呀~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小兔子快许愿吧没准之后就会掉下来一根胡萝卜呢?”
“请不要把我想像成真的兔子!”兔吇气愤的丢下硬币。
但是愿望的话……他也很迷茫。
罢了,就随便祝福桃子早日成为第五文手吧。〈于是桃子产了这篇文〉
4
之后两人熟络了起来。
一开始兔吇还会担心对方知道了他的皮皇本质会如何,所以还很拘谨。
然后兔吇发现是他想的太多了。
因为俩人的日常就是这样子的。
“啊哈哈,兔吇菌,过来帮我一下~”
“哼!你之前抢我机子的嚣张哪里去了?才不救!”
“但是兔吇菌你其实还会来救的对吧?毕竟我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盲女啊……呜呜呜……兔吇菌救命QAQ〈装的〉”
“哼……我可不抗刀!”
“好啊~随便你诺~”
〈说着不抗刀,可是实际上为了掩护糖糖走故意送刀以命换一命的还是你吧兔吇菌:桃子在旁边一边偷窥一边美滋滋的想〉
〈也许……这就是基佬?:一旁的展阙默默抹了把汗〉
5
兔吇最近发现他有一点奇怪。
只要是遇到糖糖,他的那种乖巧好学生的外套就能一秒变成皮皇本质。
而且……和糖糖在一起,虽然两个人小吵不断,但总是可以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心与幸福……
无论是打游戏,还是在日常生活……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和他一起……亲密到桃子都能露出那种“虽然我知道我这种渣滓肯定不配兔吇大佬你能不能也稍微关注一下我”的表情〈CC:桃子你这段搞得兔吇太像读心大师了好不好hhh〉
咳,想什么呢。只不过是男人之间友谊比较亲密的反映罢了,肯定是的。〈奈鹤:噫~傲娇兔〉
但是……就连和粉丝群的各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呢,真的……只是友谊?
啊啊啊兔吇你在想什么啊……兔吇默默的捂住了头,心里就像被毛线缠住一般乱糟糟的。
……啧,真是的,以后还是和他保持一些距离吧……
不可能的啦,那种可能性……怎么可能。就算可能的话,他们两个也不行。
糖糖已经是榜上的人皇了,他所做的功绩各位也有目共睹。
……我这种人,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罢了…〈悄咪咪:那个虽然兔吇菌你人气貌似跟高一点?〉
就算如此……也绝对不能拉低他的未来……
啧,想什么呢……你们两个根本就是友谊的……
但是,但是……自己究竟喜不喜欢他,连自己都觉得暧昧不清。
既然不确定,那么就干脆……否定吧。至少自己绝对会给他招惹来非议的。
瞟到了那一张八卦小报以及上面恶意十足的文字描述,兔吇更是下定了决心。
没错……既然如此,那就……对不起了。
兔吇漫不经心的盯着游戏屏幕,第一次拒绝了那个熟悉的ID发来的邀请。
6
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自从兔吇和糖糖失去联系之后,似乎除了下课时候不在有一个影子找上二年G班以外,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兔吇还是普通的生活着,而糖糖也依旧在人皇榜奋斗着。
糖糖一开始还会强行过来争取一下,但是在几经拒绝之后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
而两个人见面以后,也是双双冷着脸走开了。
桃子也停止了他的咋咋呼呼,转而以一种奇怪的眼神开始打量兔吇。
“桃子君,怎么了么?”
“……没事,你不用在乎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粉丝。”
“……但是你这样……我有点发毛啊……”
“兔吇大佬,我到更希望你找一找发毛的原因。”
“……” “……”
两个人被一种尴尬的氛围所环绕,后来还是桃子先默不作声的走了。
……兔吇也没在说话,转身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北部的许愿池下,兔吇迷茫的看向那个塞满了硬币的池底。
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明明都已经快要忘了对方了,但是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面涌动。
不安?后悔?不甘?悲痛?……
……嘛,果然还是喜欢他的么?
不过就算是喜欢,也已经成为,也必须成为过去式了啊……
他是知道的,有些时候,“门当户对”比“真正的爱情”还要重要。
糖糖身为人皇榜前一百名,这是无上的荣誉与无尽的未来。甚至以后他可以在国家级的部门展示他的才华……
按理说,这种人才,一般的豪门贵族都不一定般配。
糖糖的家境他是知道的。如果他找到了一门好的婚事,那就很可能成为他逆袭的机会。因此他的一家每天朝五晚九,披星戴月都要给他挣足学费……
有哪个父母,会将如此好的前途葬送到自己这个平凡人的身上呢?
说到底,他们是不同的。
就算他有了一份好的工作,不用靠着别人的接济……糖糖那样的人也必定会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
自己若是成为了媒体抓住糖糖尾巴的机会……一把将他推入地狱也都是有可能的。他对于媒体的捏造手段在清晰不过了。
……总之,他不能给糖糖任何失败的机会,一丝也不行。
这样想着的他,鬼使神差的投下了硬币。
如果现在要让我许愿的话……那么……
我希望我们可以互相遗忘,不留一丝痕迹。
7
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那之后兔吇就真的没有再回忆起糖糖。
他们两个,就像素不相识的路人一样。而一开始的不满也随之被冲淡。
而现在,他正在男宿舍里无奈的质询这个在他房间里为所欲为的“大盗木兆子”
“兔吇大佬?想什么呢?”少女故作神秘的声音又令他更加烦恼。
且不管你是怎么进到男宿舍来的……
“我说桃子啊……你论文写完了么就过来……我在想事情呢……”他揉了揉太阳穴以示疲劳。
“哎呀呀~论文什么的怎么都好啦。要不是为了找东西我才不过来呢,你可不知道我从门口大爷哪里过来有多艰辛啊……”少女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大声的吐出积攒已久的苦水。
“找……什么东西?我可不记得这里有你的东西……啊啦?”
转眼之间,少女从他的书桌上拿起一本一看就不正经的书。
“哼哼……兔吇大佬,没想到您也会看桃子作的言情小说啊?而且还是未经修改的原稿?”
……诬陷,绝对是诬陷。
但是麻烦就麻烦到……
“兔吇大佬,不是我说……要说诬陷也得有个证据吧?”
这家伙偷东西从来不会留下证据……放东西也一样。
“哎嘿嘿……桃子都说啦小时候桃子可是大盗组织的一员~怎么可能给你……哎呀呀,说漏嘴了呢,哈哈~”
“桃子君……放水也请有个限度。虽然我也找不到你擅自闯入的证据就是了……”
“嘛~~~兔吇君都说啦找不到,那不就证明桃子没偷嘛~”
“……”兔吇第一次想打一个女孩子。
“嘛嘛~既然如此,兔吇菌那么喜欢看,就给你看看桃子独家的〈创作花絮兼心得〉吧~可是本家专属哦~”桃子说完向他笑笑,就没了踪影。
“谁要看那种奇怪的耽美啊喂!喂喂!别走……哎……”
兔吇一边心想着这孩子又发了什么疯,一边把他放到了一边。
谁知道……
贺卡说话了。
“兔吇大佬!我知道你没有尊重桃子的成果!”
“兔吇大佬偷了别人的东西,这点赔罪一定要做!”
“兔吇大佬!我勒令你必须看!”
“兔吇大佬……”
没错……说话……
这TM都是什么黑科技啊!
兔吇一边崩溃的打开〈创作心得〉一边寻摸着下回打游戏要把桃子怎么折磨的更狠一点。
之间一堆密密麻麻的字体之中,有一些被人刻意的用红笔给做了标注。
……这孩子……哎……
但是兔吇刚刚瞟了一眼,就发现了什么……令他惊讶的东西。
[世界上最可悲的恋情,我认为是一个不说,而一个不敢]
[两个人明明是互相喜欢的,可是其中一个人却不敢去面对事实,他害怕着失去,害怕着未来……于是乎,他选择去逃避。]
[而另一个呢?明明是喜欢他的,却又不说。所以他只能在慢慢疏离的过程之中选择去承受一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喜欢的人愈来愈远。]
[两个不坦诚的人,互相暗恋着却又无法相爱,而且这囚笼还是他们自己所创造的……很悲哀,不是么?]
[也许……不敢的人只是担忧着对方的未来而选择逃跑,而不说的人又只是因为不愿令对方讨厌而选择默默承受。但是……]
[你认为的,与对方认为的终究是不一样的。你所认为的失去,不一定就是对方所认为的失去,你所认为的保护,也不一定真正的保护了对方……]
[自私一点,坦诚一点……这样的爱情才不至于以名为无私的悲剧收尾。虽然失败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比起双方都痛彻心扉的后悔……失败也许不一定是最坏的结局了吧……]
……
兔吇心里莫名的奇怪情感涌上心头。
也不知道委婉一点……真是的……
不过这才是那家伙的作风吧……
也许……自己所认为的,不一定就是对方所认为的么?
兔吇不知道何时流下了不知欣喜还是悲伤的眼泪。
不管怎么说……谢谢了。
8
园北的许愿池前,正值欧利蒂斯的小雨季,小雨如细丝般砸在兔吇的黑色雨伞上。
啊啊……好倒霉……早知道多穿几件衣服出来了……啊,阿秋!
兔吇暗暗的责怪着桃子留下来的纸条。
[五月二十日 变相情人节 宜 许愿 表白
加油啊兔吇菌,我相信你!]
什么……阿秋!破天气啊!
不过……这种天气……他还会过来么……?
毕竟那家伙可是最讨厌雨天了……
哎……要不还是改天在说吧……这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兔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是一转头却撞上一个金发身影。
那人蓝色的眸子,熟悉的白色衬衫,温润如玉的表情……一切看起来就像他们刚认识那一天……
只不过,那繁茂的樱花树已被雨滴所侵占,粉嫩的樱花瓣也被打落一地。
那人微笑的样子,兔吇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不过他怎么会……阿秋!找上自己啊……明明都快不认识了……
“……你好啊,兔吇菌。”
“啊,阿秋!糖糖?”
“嗯?感冒了?怎么穿的这么少……要不要给你祈求一下平安?”
“那种东西……阿秋!至于神到哪种地步么!”
“啊哈哈……是么,那么就麻烦你忍一下了……”糖糖拉低了雨衣的帽沿,转而拿出了一枚硬币,投向了池底。
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
后来,糖糖先开了口。
“桃子真是个头疼的孩子呢……明明知道各位不喜欢悲剧却还是一篇有一篇的投稿。想必她被那些书迷围追堵截你也知道了。”
“……阿秋!但是……后来不都以恶作剧为理由……啊,阿秋!园回来了么……?”
“没错,但是……我……”
兔吇突然感到自己被扯了过去,糖糖的脸庞在他眼里放大。
“我不希望成为她书里的主人公,不,准确的说……是我们。”
“啊……阿秋?你,难倒……”
“世界上最悲惨的爱情,莫过于以无私为名的悲剧。桃子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是。”
“我不知道你为了什么而选择逃避,也为我之前的懦弱而道歉。”
“所以……我刚刚许了一个愿望。”
“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一起。不用顾虑任何事情,只是在一起……可以么?”
“……阿秋!在,在那之前……先送我回去啊魂淡!”
“啊哈哈~悉听尊便~”
那之后,两人第一次手挽着手,走在了一起。
看来,那个百分之百的概率是真的呢,许愿池。
随后撑伞紧随的少女露出了衷心的微笑。
后记
自那以后,确实,流言蜚语开始传开,不过……
“A同学~你上周打人的事我可是录下来了~”
“小B~你的男神观测记录好像是很有意思的素材啊~”
“哇哇,这是谁的宝贝篮球啊?不要我扔啦~”
“……”
“……”
“我说……可以称为大佬的,明明是桃子吧?”
“在这方面,附议。”
“噗哈哈,亏你之前还那么担心,真当自己是多愁善感小兔子啦?”
“给我闭嘴!今天自定义锤爆你的头!”
~完~

咳咳,果然还是垃圾文笔啊……谢谢你们看到最后。
桃.全程助攻.叫你们说糖兔坏话.假装大佬.全场最佳.子:码狗血玛丽苏段子我很开心
奈.打个酱油.桃子老攻.鹤:所以桃子你最后到底带没带我许愿???
展.一直鼓励我的小天使.画手大佬.阙:打个酱油~
C.兔吇真爱.有钱大佬.C:啊虽然只是吐了个槽但是也是很开心啦~
那么……最后谢谢你们观看!喜欢兔吇和远坂家的糖的小伙伴们也可以入糖兔!敲好吃!
[身为糖兔第一人我太开心了hhh所以以后请叫我开山鼻祖〈不要脸〉]
那么……下回再见啦,大家拜拜~